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频道 > 足球 > 国内足球>正文

观点:中国足球真的离不开耐克吗?

时间:2021-05-01 22:21:19    来源:路透社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资料来源:体育新视野

昨天,瑞典品牌HM在其官网发表声明,称HM集团将不再使用新疆棉花生产,禁止与新疆服装厂合作,并因关注“民间组织和媒体报道”而取消采购产品。HM发布这一引起公愤的声明后,中央媒体集体发声。

《人民日报》评论道:“中国市场虽然大,但不欢迎恶意中伤;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吃煎锅”注定是妄想。”新华网评论:“今天的中国不是120年前的中国!尊重事实是最重要最严格的底线!我们不接受假帽子!这种吃东西做饭的行为真是自取其辱!太可笑了(Hung mio)!”共青团中央关伟直接写道:“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

在HM事件发酵之时,发现近两年有不少外企与新疆就“割棉”问题发表过言论,其中包括BCI会员巴宝莉、阿迪达斯、耐克、新百伦等。BCI,更好棉花倡议的简称,是一个非营利国际成员组织,于2009年在瑞士注册。BCI与从棉田到供应商、制造商和品牌所有者的各种利益攸关方合作,提供优质棉花的全球定义,并提出全球适用的社会和环境标准。作为一个工业非政府组织,BCI倡导所谓的“倡导体面工作”。该组织凭空捏造新疆棉花生产“强迫劳动”的谎言,借以取缔新疆棉花。BCI背后的主要资助者是美国国际开发署(美援署)。去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禁止新疆棉花和西红柿出口,限制原材料出口,并限制新疆棉花和西红柿等制成品向美国出口。就在这个时候,BCI站起来,跟随金正日父亲的脚步,开始要求其成员抵制新疆棉花。BCI自称是非营利组织,其本质并不“干净”。首先,加入BCI需要付费认证;装运需要BCI证书时支付一笔款项;只要是事业单位就可以开证,最后也没有人调查过产品是否真的是BCI棉生产的。

一些BCI会员品牌

外交部、商务部、中国消费者协会对HM、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抵制新疆棉事件做出回应。数十位艺术家还宣布终止与HM、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匡威、优衣库、CK、汤米席尔菲格、新平衡和巴宝莉等品牌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涉及的很多品牌都与中国体育界有合作关系。目前与耐克品牌合作的运动队有中国男女篮球队、中国田径队、中国足球队等。联赛层面有中超、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等,在体育明星方面,李娜、刘翔等退役巨星与耐克合作已久。在CBA球星中,易建联、郭、王哲林、丁彦宇行、杰夫、胡、等10人为耐克代言人,其中郭签约了耐克的子品牌飞人乔丹。与阿迪达斯品牌的合作包括中国女排和中国击剑队。

在众多体育明星中,CBA新疆队球星周琦是第一个提出《人民日报》年关伟倡导的#我支持新疆棉#话题的CBA球员。一些网友敦促周琦:请脱下你的耐克,附上耐克抵制新疆棉花声明的图片。周琦回答:“好吧,坚决支持大梅新疆。”随后,西乐江、李、杨明、邹市明、张继科等体育界人士也纷纷表示支持新疆棉花。

  广大球迷们一直关注的中国足球,与耐克品牌是长期合作关系。职业联赛层面,2009 年,中超公司宣布与耐克签订了一份为期 10 年的长约,总价超过两亿美元(约合 13.5 亿人民币)。随后,双方又续约 10 年,新合同将持续到 2029 年。中超公司前后与耐克签订的两份合同,总长度达 20 年,但作为中超的装备赞助商,耐克公司在与中超联赛合作了十余年后,在球衣设计上仍未能充分融入本土元素和球队文化,反而在各队球衣设计方面饱受诟病。

  具体来说,这些球衣在设计上毫无美感,而且很多球衣都是套着耐克的基础模板来的,甚至出现过几支球队采用同一球衣模板,球衣花纹样式完全相同,仅在颜色上有所区别的情况。去年,青岛黄海球员王伟就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自家球衣太丑,和“自家床单”一样。

  下面这个小卡片

  放眼世界足坛,像中超公司这样打包把 16 支球队的权益打包“卖”给耐克的操作,也实属罕见。而 2018 赛季,就发生过北京国安抵制耐克的行动。当时,国安方面对耐克全球模板化的赞助方式早就心生不满,认为在此模式下,自己的商业价值被严重低估,于是提出单飞要求。在与耐克沟通未果后,国安开始了自己的抵制行动,在球队赛后谢场环节,球员球衣上的耐克标识被遮挡起来,而位于工体的国安球迷用品专卖店里,耐克标识的球衣、T恤等也全部下架,取而代之的是国安自有品牌的产品。对于这些国货,球迷们普遍反映设计感十足,而且物美价廉。

  国安老总周金辉曾身穿自主设计的助威服到现场观赛

  国家队层面,中国之队与耐克的长约也在执行当中。2014 年底,中国之队与合作了三十多年的阿迪达斯分手。2015 年 1 月,耐克公司成为中国足协中国之队装备合作伙伴,为中国足协旗下 12 支国字号男、女足球队提供装备,当时,中国之队与耐克签下一纸 12 年长约,耐克每年赞助费超过 1 亿元,该合同要到 2027 年才会到期。至于中国足球为何选择和耐克签下动辄 10 年、20 年的长约,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队那样,以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为周期签约,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恐怕是中国足球整体水平不高,一旦与赞助商签订短约,那么合约到期后,赞助商难免会以球队水平下降导致商业价值缩水为由,降低新合同的赞助额。相较而言,一纸长约,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份长期稳定的保障。

  而在耐克被曝出抵制新疆棉花后,中甲联赛装备赞助商卡尔美向中国足协发出合作邀请函,希望为赞助中超和国家队贡献一份力量。

  其实,放眼国产品牌,作为国内体育服饰和体育用品的龙头企业,李宁、安踏、匹克、特步等在产品做工质量、科技含量、设计美感等方面也已经迎头赶上,不输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2012 年,李宁与 CBA 签约 15 个赛季,成为 CBA 的装备赞助商,此外,李宁还是国乒、国羽、体操、游泳、跳水等多支金牌之师的赞助商;安踏是国际奥委会 TOP 级赞助商,中国奥委会的最高级别战略伙伴,中国冬季运动国家队赞助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与 H&M 等品牌解约,国内艺人大多反应迅速,据国内媒体《红星新闻》报道,继 2019 年范思哲、蔻驰产品中带有明显分裂我国领土标识,造成杨幂、刘雯等艺人解约以来,艺人再与国际品牌签约时,在合同中有关维护我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相关条款上抠得很细。一位艺人的经纪人表示:“只要是品牌出现不尊重中国历史、文化,干预政治的内容,艺人有权单方面解约,且不需要赔付违约金。”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艺人代言运动品牌和体育明星代言运动品牌还是有所区别的。一般来说,艺人代言运动品牌,基本上以穿着品牌服装进行广告拍摄或在特定场合完成品牌露出为主;而运动员代言运动品牌,除了完成上述商业行为外,他们还是这些运动品牌装备的使用者。像易建联、郭艾伦等球星,他们都拥有耐克定制款球靴,在未找到新的品牌定制商之前,他们恐怕很难做到说退就退。然而,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已经严重触碰到中国底线,即便他们在中国拥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但他们却亲手 “埋葬” 了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前途。作为上述品牌的签约方,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面前,还是应尽快做出回应,给出切实的可行办法。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申花官微最新发布的球队训练图,已经将训练服上的耐克标志 P 掉;而武汉卓尔官微给门将董春雨庆生时,使用的球员图片上,耐克标志也已经不见踪影。但是抵制涉事品牌,乃至完成解约谈判,恐怕不仅仅是球员个体、单个俱乐部的事情,更不单单是中国足协的事情,它更需要中国体育界的群策群力和集体行动。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